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两百三十八章 放和纵
????凌晨一点三十分,令狐律师所三名助理律师,寒子和高山律师所全体律师在高山律师所会议室开会。

????高山律师所这边有陆一航、高山杏、魏君、云隐、寒子、曹云六人,令狐兰那边包括令狐兰有四人。

????曹云拉开自己的皮包,从里面拿出十个棕色大信封:“今天要麻烦大家做一件事:送信。地址在信封的背面,大家拿到信之后,看过地址,就立刻开车前往这个地址。说明一点,有人盯着我们,不排除可能存在的一些危险,大家可以做,可以不做。如果愿意做的话,奖金由兰律师分发。不愿意做的话,麻烦在会议室看看电视,等我们回来。”

????云隐半睡半醒:“什么鬼?”他现在长期住律师所,这里距离他老子更远,而且可以借口自己正在努力工作和学习。缺点很明显,偏僻了点,娱乐场所太少。

????“不能说,严格来说不犯法。”曹云将十个信封放在桌子上,手压住:“如果不想做的,可以先去客厅泡茶。”

????高山杏:“曹云,还是说的清楚点好。”

????曹云苦笑:“不能说清楚,今晚必须把这信送出去。”

????陆一航一拍掌:“我知道了。”非常兴奋自己能猜透,问:“对吗?”

????曹云看陆一航,我特么知道你想的是什么?

????曹云道:“这件事做也可以,不做也可以。说实话就是钱的问题。兰律师需要帮助,不是兰律师人身有危险,为了钱和名律师的名声。我帮助兰律师,一部分因为兰律师是我好友,一部分也是为了钱。现在请你们帮助,能给的只有钱。”恩情,感情太贵,给不起,还不起。

????“唧唧歪歪。”寒子伸手:“拿过来。”

????曹云看寒子,不动:“你可能是危险最高的一位。”

????令狐兰道:“好了,话都说清楚了,愿意就愿意,不愿意绝对不勉强。不愿意做的现在马上提出来,抓紧时间。”

????令狐兰看了大家一会,道:“发信封吧。”

????曹云先看地址,再发信封到每个人手上:“大家自己看自己的地址,看完地址就出门,单独开车前往这个地址,敲门,把信交给开门的人。”

????寒子先走,然后是陆一航,云隐眯眼看了一会,也出会议室,大家鱼贯而出。

????曹云送令狐兰上车后,回到自己车上,发动汽车,而后拨通李墨电话。

????“喂。”

????“嗨,李课长,这么晚还没睡呢?”

????李墨想了数秒:“你一来电话,我立刻想起黄鼠狼。”

????“哈哈。”曹云道:“律师所刚开完会,我怀疑被盯上了,你先准备准备。”

????李墨:“准备?”

????曹云道:“有些话不要说的太透。如果李课长你的人精明一些,说不准能抓到一两条大鱼。”

????“呵!”李墨脑子消化信息:“你就没把警察资源当回事,我考虑考虑。”

????李墨挂断电话,一边听的越三尺连线:“情况如何?”

????探员汇报:“律师所开出很多车,大部分朝市区方向去,有两辆朝南郊方向去。另外在律师所附近两公里处发现有两辆可疑套牌车辆在兜圈。”

????“半夜三更,偏僻有偏僻的好处,这个时间,下着大雨,还开着车在路上闲逛……通知交警,把这两辆车拦了。你们别动。”越三尺挂断电话:“通过交通摄像头,监视这些车辆,两人盯一辆车。”

????李墨并没有在搜查一课,他和越三尺在监控中心。不仅是他们,一课的探员,还有警方的技术组人员已经等待了三个小时。

????越三尺道:“谢陆突然要见令狐兰,唯一原因就是小雨。令狐兰虽然是女强人,但是也知道自己面对的困难和对手。令狐兰愿意相信,同时能帮助他的只有曹云。”

????之前并没有这么多人蹲守,是律师所几公里外监视点发现多辆汽车开向高山律师所后,越三尺就知道曹云想干什么,于是立刻调动人员。

????越三尺道:“之前我还在思考,谢陆是不是将小雨所在位置告诉了令狐兰。现在看来,谢陆是想帮小雨开罪的推测是成立的。”

????李墨道:“是不是考虑全部拦截。”

????越三尺:“暂时不行,这些人不会主动配合我们。曹云不会傻到用字写下地址。如果我没有猜错,曹云会用字写下地址,但是那是假地址,真地址他不会写。他让十个人化整为零,烈焰法庭肯定没有这么多人手,他们也不敢调派大量人手。我如果是曹云,我会先密会一个人,将地址和要说的话告诉他。接着公开的发下十个地址,吸引我们注意力。现在我们要做的一件事,谁有真地址?”

????警察可以监视十辆车,但是无法在第一时间截获十辆车。只要某人到达,把口信带给小雨就可以。越三尺要先分辨出谁是真正的送信人,派遣探员衔尾跟踪,在送信人即将和小雨见面,或者在可以确定小雨所在区域时,立刻抓捕送信人。这才是最完美的结果。

????越三尺道:“首先排除三名助理律师,剩下七个人,令狐兰可以排除,高山杏可以排除,寒子可以排除,魏君……魏君暂时不要。剩余陆一航、魏君、曹云和云隐,这四个人是送信人的嫌疑很大。这四人方向。”

????技术人员汇报:“曹云和云隐一个上高架,一个没上,都是朝城西方向去。魏君朝市中心方向去,无法确定其目的地。陆一航看路线应该是去东城郊。”

????李墨道:“令狐兰和曹云会参合进来,很大原因是钱。当然,谢陆和令狐兰有私交也是一个原因。”

????“不算私交,正常人脉而已。不过令狐兰很尴尬,她和曹云不同,她现在是守业。诸如谢陆这样的大客户,她是不能得罪的,办成这件事,也能让她在圈子内得到更多的赞誉。我一直感觉曹云和令狐兰有不清不楚的关系,曹云帮令狐兰,钱应该在其次。”越三尺道:“反过来说,曹云知道烈焰法庭在监视他,陆一航和他交情不够,他不会让陆一航冒险。这边有两个人非常可疑。”

????“哪两个?”

????“云隐,云隐有胆,对这么刺激的事肯定有兴趣。另外是魏君,魏君可以说是十人中最不受信任的人,即使是助理律师,他们毕竟跟了令狐兰很多年。加上魏君和鬣狗之前的关系,应该是最不可能送信的人。”越三尺道:“也就是说,魏君是最可能送信的人。命令2号小组跟上魏君。”

????李墨:“需要逆转180度的理解吗?”

????越三尺:“宁杀错,不放过。”

????技术人员道:“魏君把汽车停在路边,步行离开摄像头监视范围。”

????越三尺急看大屏幕:“哪里?”

????技术人员道:“五区xx咖啡店门口。”

????“这里?”越三尺皱眉:“这附近都是饮食类的店铺,没有住宅,地段繁华,不应该会躲在这里。她是不是去借车?不会,曹云很聪明,猜到警方会注意。但是他绝对猜不到我先手布置……2号小组,到附近了吗?”

????“在一个街区外。”

????“不动。”

????“明白。”

????说话间,魏君又重新出现,上车,继续开车,越三尺:“上厕所。”内心笑自己神经过敏。

????李墨道:“三尺,除了魏君外呢?你认为谁的嫌疑最大?”

????越三尺道:“最可能和最不可能,最不可能是魏君,最可能就是曹云他自己了。让1号小组跟曹云。”

????李墨不太同意:“三尺,曹云做事谨慎,魏君之前的老板是桑尼,桑尼和鬣狗还保持有一定联系。曹云很聪明,但是没有大智如愚的大智慧。以我对他的认识,他不太可能会让魏君送信。”

????三尺看了李墨一会,点头:“你分析的很有道理。”

????李墨问:“搜查二课和三课探员就位了吗?”

????探员回答:“已经分部到城市每个位置,十分钟之内,必定有一小组可以赶到某个地点。”

????这招叫星罗满布,利用警方无限的资源来达到目的的一种手段。

????李墨道:“三尺,启动b计划吧。”

????越三尺:“我实在不喜欢b计划。完全不匹配我这么聪明的脑子。”

????李墨道:“找人最要紧,你要和曹云玩这个游戏,以后还是有机会。”潜台词是,越三尺你再牛,你也不可能有百分百的把握确定谁是送信人。李墨不愿意越三尺为了个人价值,而犯下渎职的错误。

????越三尺点头:“行。”

????李墨道:“下令,按照b计划,每一组跟一人,确定其前往的地址后,立刻控制,拿走手机。暂时扣押后,区域内探员马上支援小组,全面搜索小雨。”

????……

????西城郊某小区门禁处,云隐刚按下405的门铃,两名男子一左一右出现:“警察,不许动。”

????云隐还没反应过来,对方收了证件,一人将云隐压在墙壁上,先拿走手机后搜身,从云隐口袋中拿出一个信封。

????门禁对讲器传来一位女士的声音:“谁?”

????一名探员道:“谢陆送信。”

????“什么?”

????“谢陆托人送信。”

????“神经病。”女士挂断电话。

????难道还有暗号?

????男子呼叫:“xx小区xx号楼楼下,控制局面,需要支援。”

????数分钟后,陆续到达多名便衣,在物业帮助下,打开门禁。便衣敲开了405房间的门,向主人说明情况,主人同意配合警察。探员们进入搜查,未发现小雨踪迹。

????伴随着一处处的抓捕,信息也反馈到了指挥中心。

????越三尺看大屏幕,这是东唐城市地图,九个点高亮,代表他们在这九个位置控制了九个人。这九个人每个人都携带有一个信封,信封上有一个地址。信封内没有内容。毫无意外,所有人都不配合警察,对探员的问题拒而不答。

????现在还没有控制只有最后一个人:曹云。

????曹云开车前往市区,不走高架,在市区兜圈子许久后,转道环岛路,进北城区,在一家烧烤店前停车,吃上了东西。

????交通治安监控画面中,曹云要了罐七喜,坐在马扎上吃东西,注意力集中在安静又黑暗的道路上。

????李墨道:“很可能是曹云察觉有异,在观察情况。假设曹云才是送信人,曹云肯定没信封,没地址。现在控制曹云,是找不到小雨的。

????探员问:“其他人怎么处理?”

????越三尺道:“暂时不能放,否则他们会通知曹云……曹云这是去哪?”

????李墨看画面:“公共洗手间。”

????越三尺:“把画面放大,桌子上,七喜下面是不是压了钱?”

????画面刚放大,老板走过来拿起了七喜,将七喜下面的钱收了起来。越三尺:“他要跑……不对,小雨应该在附近……”

????李墨问:“抓吗?”

????“不。”越三尺:“周边有两个小区,五六百户人,调取两个小区正门和后门的监控。”

????等待大约五分钟后,曹云出现在老虾小区的后门,他脱掉了西装,换上了一件兜帽夹克,还把帽子盖在头上。

????越三尺:“小区内监控死角太多,1组跟上。”

????曹云在前面走,两名男子借助雨夜的黑暗暗中跟随。曹云很小心,左右看看,撑着雨伞继续前进,一直走到九号楼,似乎发现了什么,转身走向七号楼。脚步明显加快。

????越三尺和李墨互相看了一眼:“动手。让附近探员立刻前往小区支援。”

????越三尺道:“两栋楼最多五十户人,看你往哪跑。”

????……

????曹云被控制了,他携带了信封,但是他信封的地址是南城郊。

????探员把电话给曹云,越三尺道:“曹云,又见面了。”

????曹云无奈道:“是你。”

????越三尺对曹云语气很满意:“这两栋楼没多少人。我们朋友一场,给你个机会。把准确地址告诉我,我们不想打扰居民们正常的生活。”

????曹云叹气: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我就是想起前女友,心情不好,出来逛逛。”

????“半夜三更?”

????曹云反问:“怎么,法律有规定半夜三更不能逛街?”

????“你倒是想的明白,既然你不配合,就要委屈你了。麻烦你把电话给探员。”

????探员接电话,越三尺道:“把他带到搜查一课。”

????“是。”

????越三尺挂断电话,下令:“把电话还给那些诱饵,让技术科对九位诱饵的手机进行实时定位。”想和我玩鱼目混珠,你还太嫩了。越三尺猜到了曹云的计划,九诱饵之一为真送信人,送信人将在警方释放之后前往小雨的藏身地。
为您推荐